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眷恋那片海......

 
 
 

日志

 
 

"八.一"带给我的回忆(三)  

2009-07-17 19:05:3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那次赶海

八.一带给我的回忆(三) - 秋天的燕子 - 秋天的燕子

   小时候常常我会听到大人们对妈妈说:“她托生错了,地道一个假小子。”

  我长着一幅可爱的女孩脸蛋,可我从没意思过我还是个女孩。从小到大我就没留过小辫,也不羡慕女孩飘逸的长发,一贯齐耳短发的我,再加之我活泼的性格,在部队我早已是一个出了名的假小子。想找我,女孩堆里很难找到我的身影。女孩文缅的游戏对我来说缺少刺激,跟男孩在一块爬墙、上树、弹玻璃蛋,滚铁圈、掷子弹壳、弹弓、手举着枪冲锋陷阵在男孩堆里,男孩的游戏才是我喜爱的。上中学后喜欢篮球,排球,羽毛球,三铁等都是些体力活。我的爱好跟环境、条件是分不开的。

 

八.一带给我的回忆(三) - 秋天的燕子 -
 

 

  呵呵!也干过不该干的坏事,记得有一次(四年级),我对我们司令部家属院的大孩提议,选一天周末到海边踏海去如何?一经提出,我的一伙哥们,全盘同意。营房里的男孩加上我和另外一女孩一行六七人都表示特感兴趣。大伙为此行动专门开了动员会,并做好了去前的精心准备和注意事项,尤其海水涨潮的安全事项。

  一个周末的早上,我们几个每人手上提着一个自己特制的罐头瓶,带上点吃的,就这样迎着晨风,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发了,按“小鬼子”的话说: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步行走到海边已不知几点,就知道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程才到海边,只感觉酷热的阳光晒得我们没一点遮挡的脸上火辣辣的难忍,但看得出大家玩心十足,到了海边便忘了一路辛苦,开始忙碌我们事先的计划,头都不抬地寻找贝类,撬着附着在礁石面上的海蛎子,踩着海水嬉戏起来... 突然一阵螺号声让大伙精神紧绷,我开始以为是涨潮信号,忙招呼大伙上岸,站在岸上起伙朝着吹号者望去,等待号声过后潮水的变化。谁知就此螺号每隔几十分钟吹一次,吹得声调还不一样,我们几个开始郁闷,哪个号声是涨潮号呢?就这样,我们跟着岸上的螺号声,光着脚丫来回瞎跑了好几趟,脚下沙滩上残缺的海蛎壳划破了嫩嫩的小脚,经咸涩的海水一泡,是疼还是痒都分不清了,可把我们制惨了。后来常常想起吹号的人,在心里问自己也许他是民兵“连长”?民兵号手?还是.....在练习吹号?

 

眼看着天色见晚,肚子发出了饥饿的信号,我们手中容器里也装满了劳动成果,决定打道回府。

八.一带给我的回忆(三) - 秋天的燕子 - 秋天的燕子

  

想象一下我们几个一天下来后的摸样,那个狼狈,每人手上提着一个小罐头瓶,脚底划破的伤口,走起路来一瘸一歪,脸抹的脏兮兮的。一路上与别人擦身而过,感觉回头率在百分之二百。

  我们几个疲惫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傻傻的但感觉得到大伙的心里却是乐滋滋的。

  快到家属院门口时,我们突然全愣住了,只见大人们在那围成一堆议论着什么,其中还有穿公安制服的,大伙正不解的同时,有个孩子发现我们的来到,飞快的冲着我们跑来,并幸灾乐祸神情惊诧地说:“死定了,他们找你们已经到了一级战备,你们死定了啊!”我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自己决定不走前门,迂回走司令部食堂后门回家。到家后我胆怯地躲在门后没敢露头,睁着机溜溜大眼,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顺门缝窥视着。没多会就听到有大人在喊:“你家燕子呢?上哪去了!他们都说是她带的头。”看来我们队伍中有叛徒出卖了我。紧接着就听妈妈回答:“我也在找她,不狠狠打一次,看来胆大了,敢不知啦声的跑到海边一天,多危险,找到了狠打!看还有下回吧。”她们的话音很大,几乎是喊出来的。哈哈......现在知道,她们是明知我躲在门后,有意喊给我听的。

  那天,到了中午该吃午饭时,师里的休息钟声都响过了,几家却同时不见孩子回家吃午饭,相互一串通,才知道好几个孩子同时失踪了啊,立马发动了战士和家属们四处寻找,眼看天色渐晚,几个小时过去还不见孩子人影,着急之下报了案,公安刚到,正了解情况,被我们几个撞了个正着......那天公安得知一下失踪好几个部队孩子,事情不小啊,不可轻视,他们怀疑丢失孩子事件也许跟敌特有关(厦门特殊地理,当时指敌特完全指的是敌台分子),整个师部为了我们都惊动了。

  赶海一趟不易啊,我的伙伴为此都被家长狠揍了一顿,我暗地里庆幸妈妈手下留情,知道我已被大人找后账吓的够呛,手脚又被海贝壳划了道道伤痕,她心疼啊,只是口头严厉的教育我,我改过心实放了我一码。小时我虽然顽皮,但没尝过妈妈的打,舍不得?也不是,关键我做的事都在理——自夸一下。

  我孩提时的伙伴们要是看到这段,一定也像我一样对“赶海”事件记忆犹新。尤其因此事被打的孩子,呵呵….

   六——大胡子班长

  师里有个马车班是我们放学以后常去的其中一个点。原址是个寺庙,占地大约十多亩地,部队进驻厦门以后就作为师部的马车班养马点。院内有许多原寺庙遗留下的古树,有粗大、长满胡须的榕树,芒果树、龙眼树、枇杷树,常年遮挡着阳光使整个院子阴深潮湿,到处长满了青苔,整个院落带着神灵气息,总觉得我要是大喊一声都会有许多神鸟扑打着翅膀从树中屋里串出似地,进入院中眼睛不自然的睁得大大的东张张西望望,每次去我都有种神呼呼胆颤颤的感觉。

  院子里果树满园——芒果、杨桃、枇杷、龙眼、葡萄每年挂满了果子吸引我们。爬墙、钻铁门进入院内是我们部队大院内小孩的家常便饭,我们不去收拾几回,好像果实就会烂在树上。但是,收获后要是走的不利索,被马车班出了名的大胡子班长逮到,那是要吃“橄榄”的(用指关节敲脑袋)。

  我每次去都表现的还好,水果自己吃个鲜也就满足了,其实我每次去主要心里是想看看马车班里的战马。一排好几匹大洋马栓在那,有黑色的、枣红的摇着长长的马尾扑打着讨厌的苍蝇,长长空空的马槽没点食物,马儿正盼着我去呢。

八.一带给我的回忆(三) - 秋天的燕子 - 秋天的燕子

  我站在高大的战马面前,突显我小的可怜,心里会想到:还要什么战马,哪个年代了,用的上吗?不显得太落后了吗?有时看到马车班的战士坐在马车上去遛马就想:他们是兵吗?地道一个赶马帮的,实际上这些马已失去作战能力,部队也不过用来拉拉东西而已(那时的部队机械化程度还不高)。 我喜欢马儿,高大强健的身躯,一对双眼跌皮的大眼,睫毛长长的,始终显得那么精神,还有一对不大的耳朵在那扭动着像在跟我打招呼,马尾也呼应摇摆着。我走到它们跟前,嗅着马尿一阵一阵扑鼻的骚味,爱干净的我居然从不嫌弃,一会儿拿些切好的草料,一会儿捧些豌豆放入马槽看着它们吃完再放,在那看着等着马儿感恩我。

  豌豆对马来说是细粮,看它们吃的好香,我也想吃(当时就这么想的),尝一粒,生豌豆不是花生,特难吃,老半天嘴里的生豌豆味儿去不掉,一气之下,我只好带回去用锅炒了吃。 无意的举动一发不可收拾,炒过的豌豆那个香,我不但自己吃,还散发给官兵、家属、孩子们品尝。大家一尝不要紧,尤其家属们,这一下,他们的孩子都去马车班拿豌豆回来炒。看眼前我惹得祸,我心里只想我有愧马儿们啊,这一下马儿要少吃多少细粮。

  当时可气坏了马车班的班长“大胡子”,他管不了我们,只好逮着他手下的兵训。本来他就长的一副凶相,活像水浒里的李逵,一生气我都不愿正眼多瞟他一眼。提起马车班的大胡子叔叔,院子里的小孩都怕他,虽说他生就一副凶相的脸,每次刮台风马车班院子里的芒果树都会掉下许多熟透的芒果,他都会留下来等院子里的孩子们来吃。

  我至今还好怀念他,我喊他大胡子叔叔有十多年了,他是不帅又满脸的胡子,可他有颗很慈善的心。后来听说是为了他的婚姻专门把他调到司令部食堂,也为了婚姻自己结束了生命。他的消失我很伤心,不知什么原因他要选择走这条路......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